棄電獵手:為了找到“再便宜1分”的電,他們都付出了什么?

今年年初,老羅(化名)打好了黃熱病和霍亂疫苗,在二十個小時的飛機過后,他踏上了非洲的土地。又在蘇丹的土路上顛簸了近一天,才到了目的地。

與此同時,國內的王鑫(化名)也在路上,先是從北京趕到西寧,搶綠皮車票去青海的第三大城市德令哈,之后還要轉坐汽車。

四川豐富的水電資源人盡皆知,但便宜的電要么早已被占據,要么在一輪輪的“清理”中失去。為了拿到更便宜的電,他們不惜順著四川四處滑坡的山路尋覓深山,礦場會選擇建在水電站旁邊,而水電站一般會建到偏僻的山區。究竟有多偏僻呢?

“在礦場周圍看到猴子和熊是常事,甚至在路上還見到過野生大熊貓。Eminer輕挖是一家以挖礦為主業的公司,在四川有自營的礦場,輕挖COO Edward告訴邦德:密碼朋克搭配黑白絨毛的熊貓,Edward感受到了一種不真實感。

上周,全網算力隨著比特幣跌破9000美金再度回落,跌落至90E左右。

又到了一批批礦工含淚關機的痛苦時刻,而活下來的礦工和礦場,則體會到了大規模兼并、礦機連續“雙十一”打骨折買買買的快感。

礦圈一直是圈外大資金布局幣圈的首選,因為買幣風險較高,波動大,礦業相對來說還是低風險參與幣圈的方式。

尤其在國家發改委將虛擬貨幣挖礦除掉“淘汰產業”頭銜之后,態度由不鼓勵轉變為了允許。

縵璞礦池(Mempool)負責人、礦工哲亮在一個微信群里看到了這個消息,雖然據哲亮的觀察,目前礦工群體和礦池群體,并沒有大張旗鼓的變化,但他預測,“大的、合規的資金會將會逐步進入”。

因為政策轉向,很大程度上意味著接下來礦場極有可能光明正大地申請工業用電,哲亮他們也開始“與相關部門討論電費抵扣稅費的可能性”這對整個礦業來說,無疑都是個絕好的消息。

對礦業來說,最重要的競爭,都存在于關乎電的那些事上。

電,就像是比特幣的血液,為整個系統源源不斷地提供著動力。

礦機就像是印鈔機,只要開啟就能源源不斷地產出幣。

除去維修費用,礦機的開機成本只有電費,只要產出的幣的價值能維持開機成本,礦機就不會關機,直到入不敷出。

使用盡可能便宜的電,是礦工能夠做到的最大努力。

而為礦工們找電者,則是礦場——足夠低的電力價格,幾乎是他們盈利和獲取客戶的最重要籌碼。

所以他們要不遺余力的找電。

01 棄電獵人:

你賺到的每一分錢,都是什么?

最便宜的電,就是“棄電”,也就是電廠的過剩產能——因為水電的豐水期導致供應大大,超過當地電網能消化的用量,而像水一樣白白浪費掉的電能。

這種電,理論上電廠一分錢賣給你都有賺,也是所有早年棄電獵手們最愛的寶藏。

但這樣的好事已經早沒了,“電廠也已經知道你挖出來的比特幣值多少錢,他們很會要價。”

在上游電廠們越來越懂得去切取利潤的年月,獵手們只能尋覓更遠的“寶藏”。

為此,他們可以不惜生命危險。

“山區的地質災害很多,泥石流,山洪。有一次帶客戶去參觀礦場,就遇到過一路的落石。” Edward對邦德說。

但即便有如此之多的危險和不真實感,利益也會驅使他們不停前進。

“如果全網平均電價在3毛5,你要找到不超過2毛5裸價的電,這樣才有競爭力。如果能找到2毛的電,你就賺大了。”

礦場的盈收方式很簡單,找到便宜的電,加價給礦工使用,賺電費差價加上服務費。

據邦德了解,如果礦場中的全部機位都能順利出租給礦工,礦場的回本周期在7個月左右,有時也會到一年半,雖然前期投入較多,但回本之后,就是一個坐收利潤的“房東”型生意。

“我們云南的礦場,2015年建好,現在還在運行”,王鑫說,這一行回報率確實誘人,所以再艱苦,坑再多,大家都不愿意退出。

如果不想那么危險,那么就玩資源。

“穩賺的生意,沒人會對外宣傳。”Lucas一邊抽著煙,一邊回想,“礦場必須得有一個強力靠譜找電的人,現在礦場圈子信息極度不對稱,很少有公開的投資機會,基本上都是通過熟人介紹。沒有‘關系’,這事是做不成的。

無獨有偶,不止是Lucas,“靠關系”這是所有邦德接觸過的多個礦場老板總結出的經驗。國內的電費是由國家發改委統一定價,每個省份略有調整,如果想拿到比市場價便宜的電,現在依然可以買“棄電”,在四川、新疆等資源豐富的偏遠地區,有著最多的棄電。

“怎么能用到棄電,就要看個人的本事了。”在國內擁有多家礦場的王鑫直言不諱,“還是用合規的放心,包裝成高新技術或是云計算,就可以用下網電,還可以跟政府談合作,打折用。”

更直接的,就是冒險偷電和用違規電。

每年都有因為挖礦違法用電被處罰的新聞傳出,一位電力系統的朋友給邦德科普過這些違法用電是怎么被發現的:

正常的發電過程是電廠先發電到電網,再統一經過電網調度分配給各個用電者。如果一家電廠今年的發電量比往年少很多,那就可能有問題,比如私下賣電給礦場。或者監測一個地區的用電量,如果用電量和賣的電量有差距,就說明有人偷電,很容易查出來。

02 海外電脈:

東亞五國,不是阿里巴巴的山洞

7月23日消息,伊朗已正式承認加密貨幣挖礦是其境內的一個合法產業。

但就在前一個月,也就是6月份,伊朗當局還查封并關閉了兩個礦場。

所以盡管伊朗的電費可以低至1美分(每度),中國的礦工中,也極少前往伊朗的。

只有工業發達,電力產能過剩的地方才有適合挖礦。但這樣的地方,政策是否穩定、基建是否完備,甚至社會治安是否達到基本標準,常常都是決定礦場最終是否可以落地的因素。

目前,中國礦機最終被安放的地方,已經從國內延伸到各個洲,大約除了南極北極不可考,其他地方都有。

10月份比特大陸宣布了在美國得克薩斯州羅克代爾市,啟動了50兆瓦的加密礦場的計劃。德州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非常豐富,位于美國中部,地廣人稀。德州電網獨立,電價相對低廉,適合挖礦。

也有人去了富庶的中東,北美的加拿大,南美的委內瑞拉,東南亞的越南等國,以及離我們不遠又有豐富電力的中亞五國:格魯吉亞、伊朗、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等等。老羅就經常往國外跑,認識多個國家的找電渠道。“像西伯利亞這種重工業地區,人煙稀少,非常適合挖礦,電費最低能談到1毛多。”

電力像青藤一樣沿著電網和電廠布滿世界各地,而礦場們則像葉片一樣長在電脈之上。

除了德州,比特大陸甚至將新礦場建在了遙遠的格魯吉亞——這地方在黑海邊上,北邊是俄羅斯,東邊是阿塞拜疆,總之是地理和心理距離都超級遠的一個東歐小國。而如此長途跋涉的原因只有一個:格魯吉亞國家官方表態歡迎比特大陸。

除了委內瑞拉,邦德了解到的其他國家和礦場,都沒有如此和諧美好的合作了。

“東亞五國我們基本不去,因為政策和安全都沒保障”,某國內大型礦機廠商向邦德表示。

在這些遙遠的地方建礦場,有著不足為外人道的驚心動魄,在惡劣的自然環境和人之間,也在人和人之間。

“一定要找對人,中間商不靠譜,如果不認識當地有話語權的人,就很容易變卦。”,老羅這樣總結他的找電經驗。

“在哈薩克斯坦,官員們有著非常強的優越性,必須要有中間的朋友牽線,才能談得了生意”。說起哈薩克斯坦,老羅對此前艱難的談判依然記憶猶新。

但相比吉爾吉斯斯坦,老羅又覺得哈國其實很好了。

“吉爾吉斯斯坦官僚們的門容易敲,你可以直接走到他們辦公室去敲門”,但相對應的,則是你容易“敲錯門”。

甚至有人全套搭場景,一場好戲演到底,專騙中國人。

礦場老板孫明(化名)在吉爾吉斯斯坦就碰到過這樣的狗血事情。

他在當地經人介紹認識了一位國家電網的“部長”,一見如故相談甚歡,被部長帶去了他們的辦公室參觀。那位部長介紹了辦公室所有的同事,大家互發名片,非常正式,其樂融融。

觥籌交錯之后,孫明部長簽了協議,交了錢。

到交接的時候,部長失蹤了。孫明回頭去查,才發現部長是個騙子,“同事”都是演員,辦公室則是租來布置的……

因為吉爾吉斯斯坦部門實在太多,職責交叉,辦公場地眾多,他一不小心就進了“李鬼”的坑。

孫明于是和這位部長簽了協議,交了錢。等到交接的時候發現部長早就失蹤了,孫明這才意識到“部長”就是個騙子,“同事”都是演員,辦公室則是假的。

因為吉爾吉斯斯坦部門實在太多,職責交叉,辦公場地眾多,他一不小心就進了“李鬼”的坑。

從李鬼的坑里爬出來,你會發現李逵們也全是張開的口袋,要想順利開礦,你需要一路撒錢,做個大方的撒幣人。

“一個項目需要打點五六十個政府官員”,從建廠到買電再到買寬帶,甚至礦機過海關,每一步都需要都要通過“關系”才能少花點冤枉錢。比如某國的寬帶,居然按流量收費,不過相比電費這樣的巨額支出,在礦場成本里只是毛毛雨,但就是這樣的環節,也會有人主動找上門來:我可以幫你們的流量費打折,便宜下來的部分給我一半就行了。

混亂的社會治安,讓處理同當地居民的關系成為礦場運營的挑戰,甚至稍有不慎,還可能威脅到礦場經營者的人身安全。

老羅在哈薩克斯坦的礦場就需要付出“額外成本”來保證它的安全。在一個人均月收入只有200多美金的國家,比特幣這樣看似暴富的東西令人眼紅。

“知道我們是挖比特幣的,感覺就像我們開了個金礦。”當地人一聽“中國人”仨字,就像看到了行走的金礦,總是羨慕。

“他們總以為在家里放幾臺礦機插上電,挖到一個比特幣就是上萬美金,頂他們幾年收入,挖到一個發財,多挖幾個就能提前退休,所以常有人過來偷礦機”。老羅不得不雇了幾個保安,拿著AK47日夜守在礦場門口。

人為的不確定因素難以避免,自然災害也是礦場脆弱的另一個層面。

“‘地頭蛇’也碰到過,不按合同走,我想把礦機搬走的時候非要多收我電費。扣的可都是客戶的礦機,沒辦法我只能破財消災。”也是在那之后,老羅只和知根知底的人合作,“不再信外國人了,在國外還是和中國人做生意靠譜。”

BafeEX的負責人提到旗下的礦場也曾受到過自然災害的影響,他們在俄羅斯投資的礦場,由于天氣太冷的原因,算力板被凍壞,達不到算力的額定值,最后正常運行的算力只有三分之二。所以最后只能賠付客戶的損失,關了礦場。

礦機運到國外去,就別想再回來了,這是礦圈的共識。首先是運輸成本比較高,而且“過海關交稅”也是一個說不清的事情,為了省稅的每個操作,都是礦機回頭的障礙。

03 算力飛輪:

誰能活下去?

“幣價每跌 100 美元,就會有一批礦機關機,全網算力也隨之下降。所以你要保證你能成為最后那 10% 不關機的人,那你就贏了。”

比特幣幣價和全網算力,就是兩條相互追逐的曲線,算力隨著幣價波動:

價格漲,則算力漲,而且會超額漲;幣價跌,則算力跌,而且會恐慌式超跌。

一輪輪的上下波動,上下游的礦機廠商、礦場方、礦工、礦池等等則隨之進進出出。

永遠是眼光超越市場的人在爆賺,而永遠是跟隨者在接盤、割肉、甩賣。

最魔幻的就是@超級比特幣 超級君寫的:下午剛打折甩賣完礦機,晚上買方的人來裝車裝一半,一看CCTV,大老板們集體“學習”區塊鏈,比特幣連夜暴漲35%了……

在去年年底,比特幣價格暴跌,礦工入不敷出,挖礦帶來的比特幣收益不足以支付開機電費,大量礦機只能關機,全網算力在一個月內從55E跌到了35E,大量礦圈人士退場,S9礦機從3萬跌落到600塊。

最后靠著春節后幣價回暖,才給礦業一線生機,算力逐步提升。

但是7月以來BTC從14000美金一路下挫,又給了這一輪進場者們沉重的一擊:有人投入了千萬建了個礦場,目前四處托人只求大致保本轉讓。

礦業在面對周期的巨大波動性的需要極強的抗風險能力,所以現在許多礦場在嘗試做比如做像云算力,套期保值這樣的產品服務,這是今年下半年的大趨勢。

云算力的提供方擁有大規模礦機礦場資源,他們將算力以出租算力的形式向用戶售賣,用戶需要支付算力租金和單位算力的電費成本。對于用戶來說,這是一個低門檻參與挖礦的方式,用戶不需要花費時間和精力購買礦機。比如,把礦場建在熊貓家邊上的Eminer輕挖,今年就發力了云算力服務。

用戶需要以幾個月或一年為周期租用算力,預付電費,如果這段時間幣價下跌,最后入不敷出,則是購買云算力的人承擔損失。但這對于云算力售賣者來說,則是一個快速實現資金周轉的方式,礦場也可以提前將風險轉嫁,穩定賺取中間的服務差價。

哲亮的Mempool則做了礦機合約,力求“單T算力能耗極低”,算下來除非比特幣跌掉一半,否則不可能回不了本。

但重要的是,所有人都在賭減半行情和預設中,戰戰兢兢下注。

“減半行情不存在”的聲浪又起了,如果這一輪沒有牛市,還會有多少人剩下來?

老羅繼續踏上了前往東亞找電的道路,他有朋友在波蘭建了一個30萬臺礦機的礦場,拿到的電價超過3毛,竟然也能生存, 他覺得自己發揮的空間還很大。

畢竟,這依然是一個沒有被挖完的全球金礦,只不過它不在地下,而在各國電力擁有者的手里。

愿他好運。

相關資訊
  1. 為了薅0.0016個ETH,我付出了43萬

    2018-07-17
  2. 思聰旗下電競品牌進軍區塊鏈了?闊悅科技攜手虎貓電競打造電競新業態

    2017-03-06
  3. 沒有網沒有電也能轉比特幣,他是怎么做到的?

    2019-01-21
  4. 區塊鏈+電商如何實現從0到1?

    2018-06-12
  5. 電商“有病”,區塊鏈“有藥”嗎?

    2018-03-13
  6. 互融云區塊鏈電商溯源系統開發_電商溯源區塊鏈系統搭建

    2019-01-12
  7. NeoPlace(NPT):基于區塊鏈的電商生態系統

    2019-03-16
  8. 區塊鏈怎么解決電商行業的痛點?玩跨界,區塊鏈場景迭代再升級

    2019-01-05
  9. 挖礦避坑指南:找電那些事

    2019-03-25
广东11选5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