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區塊鏈新聞 > 正文

陳偉星:區塊鏈打假,大家都要做“耿直boy”!

來源: 互聯網時間:2019-03-04 19:07:20

3月26日,2018全球區塊鏈杭州高峰論壇在杭州國際博覽中心(G20會館)盛大開幕。本次峰會由杭州市金融辦主辦,杭州市蕭山區金融辦、杭州區塊鏈技術與應用聯合會、承辦。

杭州市金融辦主任王越劍、工信部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院長趙波、中鈔區塊鏈技術研究院院長張一鋒、螞蟻金服區塊鏈技術負責人張輝、與比原鏈創始人長鋏等多位海內外重量級嘉賓出席,共同探討區塊鏈前沿技術,剖析行業熱點,探尋區塊鏈未來趨勢。

4534643636

今天的圓桌論壇《3點無眠區塊鏈》現場版,由杭州都市快報和聯合打造,主持人由火星財經創始人王峰擔任,嘉賓包括泛城資本創始人陳偉星、啟賦資本聯合創始人顧凱、創新谷的創始人朱波和達晨創投董事總經理高洪慶、賽伯樂投資集團總裁陳斌。

幾位投資人圍繞區塊鏈投資這一議題展開了討論,在魚龍混雜的當下,該投什么樣的項目?在當前所謂的熊市中,該以怎樣的態度去看待?對于媒體來講,應該怎樣傳播這個技術革命?對于普通民眾,要如何參與其中?這些問題在圓桌論壇中都得到了投資人的解答。一起來看看吧!

34235234634635234

火星財經創始人王峰

(主持人)王峰:挺高興能夠和投資界的大佬一起交流,今天和大家聊一聊投資上比較熱門的話題,第一個話題,我想問諸君,去年一年里有什么樣好的區塊鏈投資項目可以介紹一下。因為在座好多人是股權投資者,最近有一個詞是股權投資變成了古典投資。那么去年這一年里,區塊鏈項目占了你們總投資多大的權重?

陳偉星:我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會場能容納那么多人,一是可能我們的影響力太大了,我也很有幸投資了。二是區塊鏈實在太火了,那么多人,我都不敢講了。你要提到什么東西,都會變成割韭菜!確實“割韭菜”這個事情是存在的,區塊鏈上很多項目確實有割起韭菜的行為。我們的股市也是割韭菜的行為,大家都知道90%以上的大媽去炒股都是輸錢的。我的理念是,我不會因割韭菜而投資,而是為了整個行業真正能最終實現價值去投資。

先來說兩點投資區塊鏈的主要原因:

第一個原因,區塊鏈是一個金融工程,是升級版的金融工程。區塊鏈有價值的根本原因,是原來傳統的金融工程有問題,而且出了非常巨大的問題。從歷史上來看,這種問題,歷史上所有的法幣從來沒有成功解決過,也就是說最終都是失敗的。

這次全球的法幣會不會失敗,不知道。但法幣的失敗基本上都是以大混亂、大蕭條,或者戰爭為結尾的,這是第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很大,在座那么多人,不知道我這么說大家會不會覺得我吹牛逼,但歷史上就是這么發生了。很多人不愿意思考這個問題,因為大家都不愿意,感覺這個問題離自己太遠。事實上這個問題切實發生了,當發生那一天你是非常痛苦的。

第二個原因,如果歷史上政治格局產生變化,中國是必然超越美國的,毫無疑問,根本不需要你去喊,或者多自豪的事情。因為我們有15億人,美國只有3億人,5倍的人口去生產,怎么可能生產不過美國呢。但是人類文明有史以來老二超越老大是必然用戰爭解決問題的,不可能用和平手段解決問題。我在朋友圈里也發過,大家網上可以看得到。中國要超越美國最大的問題是美元,它作為全球貨幣的身份能不能被改變。美元控制著全球的金融市場,美聯儲一個動作可以讓中國的股市漲還是跌。美聯儲一個動作可以讓中國金融監管者要決定“國家隊”是不是進場,是買還是賣。這樣被美元所控制的全球脆弱的金融市場到底有多大問題,多少時間內會產生問題,這是第二個原因。

這就是區塊鏈和新金融需要被重構的根本原因,我從來不推薦大家買幣,我只推薦一件事情,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用很少的錢,1%的資產去買一部分比特幣。因為整個金融系統里最關鍵的那個環節,就是美元全球結算貨幣,美元霸權性質的結算貨幣的比例怎樣被降下來?比特幣是有可能的,每個人可能判斷不一樣,我認為可能性是比較大的。如果你配置1%,輸了也沒有關系。但你可以拿這1%買一個理想,這是我推薦的投資最重要的事情。

54643573452535

泛城資本創始人陳偉星

陳偉星:那么什么是值得投資的呢?說說我的看法。

一些基礎設施,交易所、有去中心化交易所和中心化交易所。錢包,未來的貨幣全都是數字貨幣,加密貨幣。我們必須要有錢包,所以錢包是值得去投,或者值得去做。反正錢包都是開源的,在座如果有能力能做,你想辦法提供更好的服務,你可以做一個錢包。

鏈的基礎設施,剛才講了很多人投鏈的基礎設施。實際上鏈的基礎設施是非常少的,全世界產生不了一百家。現在好像已經有一萬多家在做,估計未來也就一百多家能成功。我并不認為這個事情是普通人可以去投的,大家可能控制非常少的量去投資就行了,這是基礎鏈。

基礎鏈里分成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最基礎的技術層面的鏈,你如何做分布式智能合約,做分布式的數據,做數據存儲,做分布式數據庫,分布式計算,分布式網絡。這個都是在未來世界里為了保護數據的價值所需要的東西,因為任何中心化的數據庫,中心化的存儲,它都會被中心化的人控制它的價值,很容易會被盜版,會被偷出去,會作弊。如果你能夠去中心化,并且能加密,保證數據價值的安全,那它就是值得投資。

大家要想明白,分布式不是為了提高效率。現在很多中心化的,比如阿里云,它的效率很高。它其實是為了保護數據的價值,讓價值屬于個人,而并不屬于公司。阿里巴巴的數據是屬于每個消費者的,而不是屬于阿里巴巴的。

技術型的經濟體,如何用平臺型,就是你在一個產業里形成一個交易平臺。你用區塊鏈做,就可以把交易費用降到最低。舉個例子,現在阿里巴巴上做電商的,可能需要花20%-30%的費用作為交易成本。未來在鏈上可能只需要花0.1%做交易成本,反正很低,5%以內。

比如打車平臺,我們現在收25%作為司機分傭,可能司機費用總共只有40%-50%,因為還有油費,車的折舊。為什么大部分利潤分給平臺呢,這是經濟模型的不一樣。未來的經濟體,我們會分享得更加少。未來經濟體的鏈,本質上真正共享主義的鏈,如何把價值分享給勞動者,分享給消費者,分享給創造者,而不是分享給華爾街的人。

以滴滴為例,90%的所有權是屬于投資者的,屬于華爾街的,都是用美元投的。是華爾街的人收了司機20%的抽傭,如何讓人類社會如何更加扁平,如何讓勞動者獲益?黨的初衷就是讓工人階級獲得收益,讓勞動者獲得收益是區塊鏈能夠實現的東西。大家要去看經濟體里能不能讓勞動者獲得收益,這樣的事情就可以投,但是這種平臺非常少。

最后一個,輔助于這些金融系統的工具。比如說各種行情,各種媒體,各種機器人數據。各種管理的機制,如何用技術性的手段防止人們作弊,這些也是可以去投資的。我覺得在座的如果是一個專業的人,你可以做專業的投資。如果你不是專業的人,就用最簡單的方法,買一點比特幣就算了。

我所謂“永不套現”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未來的貨幣都會成為加密貨幣,你不需要去套現。未來只有別人套現成加密貨幣,全世界央行都在研究如何把M0先上線。M0是什么概念,就是你家里放的現金,現金是很容易作弊的。朝鮮人還找一幫人做假人民幣,很多人可以做假人民幣。我們如何把M0放在鏈上,是全世界央行都在研究的東西。

假設我們的現金都放在鏈上,那就是加密貨幣了。我講的是我們可以在未來等待著它們上鏈,而且這個時間只需要三五年,并不是很久。對在座各位也一樣,如果你買了比特幣,或者是你所相信的,如果你堅信沒有問題,我希望的是你不要去炒,你炒不過割韭菜的人,你的信息不如他們多。

(主持人)王峰:后面四位都是專業的投資者,講一講你的投資體會。

98978027395

啟賦資本聯合創始人顧凱

顧凱:先介紹一下自己,我來自啟賦資本的顧凱,我們算是比較典型的古典投資人,但是我們在古典投資人中算是進入區塊鏈這個行業比較早的,2016年開始在這個行業進行布局,投了一家技術公司叫布比,2016年有幸投到,現在我們在這兩家公司中都是最大的股東。我2012年、2013年開始接觸了比特幣,也接觸了一些項目,包括交易所,但是遲遲沒有下手,確實我們沒有把這個問題想清楚,通過投資布比和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區塊鏈技術領域,它是各種技術的綜合,包括分布式賬本、共識機制、加密機制等等,因為比特幣的興起大家界定出來有這樣一個技術的預定。其實區塊鏈更像一個我們把它定位成虛擬的動力系統,這個動力系統最后肯定要形成一些交通工具,比如說各種幣、各種通證,這個通證真正把動力系統概念落實下去,而這個幣恰恰是這個鏈的催化劑,這兩者互相依托,互相依托,是一個硬幣的兩面。

去年我們關注到整個市場從開始的和風細雨變成狂風暴雨,三點鐘群成立以后我被拉入了一個群,叫做三點鐘VC進軍區塊鏈群。

我進去以后也在學習,在思考上、在更多的認知層面,不斷迭代自己,今后我們也會繼續加強在區塊鏈方向的投資,但是我們還是以股權投資為主,希望投到更多的做基礎建設技術類的企業,像這樣的優秀的資源平臺。

(主持人)王峰:您說還是以股權投資為主,但是今年股權投資到了區塊鏈是占多大比重?

顧凱:在區塊鏈方向應該會有10%-20%的份額,我們在醞釀一個新的VC基金,區塊鏈也是我們重點的投資主題。

朱波:去年投的最好的就是,應該拿出來炫一炫,這里三個股東。我一直覺得區塊鏈給人是一種充滿遐想,理想非常性感,現實很骨感,想想未來非常美好,但是現在可能被割韭菜,我算是古典投資人進區塊鏈比較早的一個,也是相對徹底一個。

(主持人)王峰:有沒有被割韭菜?

朱波:我這樣的老司機怎么可能被割韭菜?我害怕被大家割,所以我在區塊鏈做另外一個事情,就是行業研究,給大家看看區塊鏈世界看起來非常神秘,但是對于搞技術的人來講不神秘,我們希望把神秘的世界展現給大家,讓大家每個人看到區塊鏈下面的項目、交易所到底在干什么。我們之所以被別人割韭菜是因為你完全不知道的跳下去了,對我來講能夠把未來非常理想的、性感的東西在現實當中能夠更加扎實的落地,所以未來我想從今年開始會大量的切入進去。最近喜馬拉雅讓我專門推一檔節目,想了半天我起一個題目叫做《三生三世區塊鏈》,4月15日上,每天差不多10分鐘。

(主持人)王峰:大家一起關注,喜馬拉雅也放了《王峰十問》。

高洪慶:剛才各位都講了他們是古典投資人,我是一個帶有濃厚的鄉土氣息的古典投資人。我們知道達晨也是非常穩健的一家投資機構,大家看到的都是投一些相對來說比較傳統的行業,但是任何一個新的顛覆性的技術或者顛覆性的商業模式,或者新的行業出現的時候總會有這樣四個階段:第一,看不到;第二,看不懂;第三,看不起;第四,來不及。任何一個行業中基本上都是這樣,可能有三種人:先知先覺、后知后覺、不知不覺,我可能就是屬于后知后覺和不知不覺這種人。前一階段有一篇文章叫做《區塊鏈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后來我也評論了一下,嘯虎也評論一下,很快被媒體挖了以后發了出去。很多新的商業模式一開始都是混沌的,作為我來講我堅定地相信區塊鏈這樣一個底層技術是互聯網行業打破壟斷或者打破不公平的一場顛覆式的創新,一定有非常多的機會。可能我不像諸位,你們晚上3點鐘,我都是下午3點鐘的人,很多行業投資沒有你們投那么多,但是這個行業才剛剛開始,現在我可能是一個小學生,諸位最多也是初中生、高中生,我覺得在任何時候投資這個行業都不晚,我相信很快以我個人的名義會投一家,從此以后有可能一發不可收拾,謝謝大家。

436346363424

賽伯樂投資集團總裁陳斌

陳斌:剛才看到這么多人對區塊鏈這么熱烈,特別偉星,也是我們的老朋友,很多年前在一起共事過,我專門把區塊鏈相關的東西看了一下,賽伯樂對新技術方面一直比較關注,區塊鏈這個事情兩三年前賽伯樂在美國硅谷有一個基金,每年會去硅谷七八次,在硅谷有很多和大數據、金融相關的公司,當時客觀來說我也沒有想到區塊鏈到中國來怎么這么熱,在硅谷來說就是一個數據庫存儲的技術而已,并且參與區塊鏈的人大部分都是一些底層的專業人員在做這方面的項目。我們投資的項目中有多少比例,具體比例不敢說多少,但是我們投和金融支付或者大數據相關的公司70%-80%都進入到區塊鏈的研發,這一點是比較客觀的,因為賽伯樂基金在支付領域,金融科技領域三年前就進行了布局,3月份剛剛談了一個項目,是搞支付這方面的,我們弄了一個20億的專項基金,專門幫助這個公司把美國一些大的基金公司手上把股權買回來,準備明年上市。

金融支付的公司其實很重要的一個使命就是利用區塊鏈的技術帶來了很大的機遇,這個機遇是千載難逢的,前面一個老總在講話的時候,復雜美的老總,看到這個名字我覺得很有趣,我覺得他講的非常好,我非常喜歡做區塊鏈比較成熟,可以做一些實實在在的事情,這樣區塊鏈的公司未來會非常有前景的,我一直認為區塊鏈本質來說是分布共享的存儲技術體系,實際上是互聯網領域產生的新的技術,這個對未來來說是非常有幫助的。

特別剛才偉星說的我非常有同感,這是給中國帶來一個非常大的重塑中國金融產業的機會,這句話要拉的多高都有它的說法和價值,而金融產業重塑的機會,可能所有高科技領域的企業都是因為金融領域的重塑使自己的無比強壯,可能在競爭過程中就會立于不敗之地,因為可以快速整合所有資源,所以區塊鏈這個事情拉到多高都是可以說通的,這一點我覺得是非常好的。

區塊鏈對中國企業來講是一個生態技術平臺,本質區塊鏈是一個軟件、數據庫的技術,我本科就是學計算機軟件的,我曾經想過做一個軟件投資基金,后來我發現這里好像太小,軟件里沒有很大的公司。

因為我是學軟件的,我在想能不能做一個,區塊鏈給大家帶來的是重塑產業的生態鏈,我來的比較晚,復雜美提到整個供應鏈的東西,供應鏈金融的改革會給很多企業帶來很大的變化,我們去年投了很多和支付相關的,因為支付是整個供應鏈的生命線,是一個基因不斷在蠕動,抓住了支付就抓住了很多產業鏈核心的東西,所有的合約、所有的商務最后都會在支付中展示,所以智能合約里的很多東西我覺得是非常有亮點的。本質來說區塊鏈是往互聯網、TCPIP協議里增加了三個東西:信任、交易、智能合約。所以,緊緊抓住三個創新的、比較有魅力的內容,我們就抓住了具體應用的東西,因為我們是搞投資的,我可能和其他基金不太一樣,我對項目在如何利用區塊鏈技術、平臺、新型數據庫,能夠給你這個企業帶來更大的爆發力很關心,這是我的著眼點,我相信很多的公司都會利用區塊鏈,就好像很多的公司20年前利用門戶網站一樣,每家公司都有門戶網站,但是回過頭來看真正在互聯網領域成為很大公司,或者能夠成為上市公司,不是門戶網站這樣一個簡單的事情,有商業、資源整合的公司肯定都是有獨特優勢的企業,他們才能夠成為未來今后區塊鏈里偉大的公司。

(主持人)王峰:接下來問第二個問題,兩三周前,我在分布式資本論壇里和沈波在酒店樓下聊到三四點鐘,其中聊到一個問題,早期交易所非常成功,偉星也投了交易所。我自己也在三四年前誤打誤撞投了技術性創業者,后來也投了挖礦,其實還是投底層的技術。我一進來就聽到很多嘉賓在談鏈,有人做了公鏈,有人在公鏈上做聯盟鏈。實在不行,兩個鏈錨定,越來越豐富。我問沈波投公鏈嗎,他說投。我問他投誰,沈波說看中國項目是真假的問題,看外國項目是好壞的問題。在座怎么看,偉星你怎么看,你投了好多中國項目。

陳偉星:我前段時間建議媒體搞一個中國的打假聯盟,我覺得作假確實太多人了,三種方法作假。第一是假白皮書,王峰投了很多錢,然后就把汪峰賣了去市場中募資。市場一熱,普遍就是這種情況。第二是傳銷,找了一幫人賣Token,然后給他20%的返傭。第三,市場操控,不斷的放好消息,自己賣。放壞消息,自己買。這三類欺詐都是違法的,實際上是刑事犯罪。

很多人認為中國管得很緊,實際上中國管得是最松的。你看這么多刑事犯罪犯都沒有抓起來,有人去自首,被公安局趕出來了,說暫時不受理這種案子。你干了壞事,早晚會被抓起來。怎么樣識別,政府體系需要很多時間去研究。我覺得民間組織就應該自律組織這件事情,至少反欺詐、反操控和反傳銷,這三個必須要做。

剛才講了很多鏈,很多鏈都會死。現在人們的出發點是為了募幣,他募了比特幣之后第二天就賣掉了,他根本不相信這種東西,很多人不相信加密貨幣。所以我覺得大部分鏈沒有必要,因為鏈都是開源的,不需要你開發。因為網上開源了,你抄一個就好了。以太坊開源了,你抄,為什么要你開發呢。這種為了融資而去做鏈的,他就是為了后面割韭菜用的,這個也是要去識別的。

剛才說的觀點,中國是真假的問題,我覺得更多是是否欺詐的問題。如果這個人不欺詐,哪怕他自己判斷的錯誤,他認真做事了,我覺得都值得投資,而且未來也不會被關到牢里。如果這個人為了欺詐,白皮書都是假的。我是耿直boy,這個社會應該有一點基本的價值觀。明顯欺詐的,媒體該要報的就要報。

如果要創業,至少你是認真去做事情的,并且注意你自己募的幣和錢是為了做事情而服務的,這個最為基本。還有不至于去做銷售,過多承諾這個幣會漲100倍,然后賣很多錢。在座如果要創業,這種最基本的,欺詐、傳銷和操控,這三件事情是不能干的。在中國是這樣,在美國也有很多欺詐,只不過美國的法律不近人情。

美國的法律里面直接說欺詐,你說誰誰給你站臺了,結果沒有的,美國警察是可以直接把你關到牢里,他不跟你講條件,沒有像中國那么寬容,所以美國人膽子就會小一點,作假就會少一點。當然依然是好壞之分,在中國現在要投也是好壞之分,這種基本的價值觀,媒體要自律,每個人自己要自律。而且我相信作弊也會越來越難做,接下來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公開這個事情。不要把我貼一個標簽,好像我是耿直boy,你們不是耿直boy。其實每個人都是耿直boy,該不對的地方就要指出。

剛才講的朱嘯虎事情,再補充一點。他每天銷售他的項目,也不一定正確。特別虛報了數據,明明只有一千萬單,你說有三千萬單,這也不一定是正確的。特別上市了之后,公眾可以買了,明明只有一千萬單,你在網上說三千萬單,公眾買了,這也是不合法的。在傳統的投資里,從天使輪、A輪、B輪、C輪,Pre-IPO到IBO。A、B、C輪只有機構投資人才能投,而到了上市之后韭菜就可以投了。因為什么呢,你以保護韭菜的名義,我不讓你早點買,你只能到以后買,只能當韭菜。保護韭菜的名義,為了韭菜長的好一點,未來割得更多一點,這有道理嗎!

在我的觀點來看,A、B、C輪韭菜都可以投,散戶都可以投。但是作為機構投資人如果有責任,你的投資應該給普通散戶做劣后,你可以投一半,其他所有散戶投一半,所有散戶你全部保護起來,這樣才是真正的保護投資者。這是原來金融工程的問題,為什么那么多做投資的人,全中國利潤組合里80%以上是被做投資、做資本的人賺了。利潤總額里,全美65%以上的錢是被做投資的人賺走了,華爾街的人賺走了65%以上的資金,而不是勞動者去賺到,而不是創造者去賺到。你以保護韭菜的名義讓他們沒賺錢,也就是說絕大部分交易成本都被金融家賺走了,這是一個問題,我們現在是要改變問題。你不能道義凜然說我賺錢就是應該的,我賺錢是我很道德,我賺錢是為了我女兒可以表揚我。不像你用了這種手段割了韭菜,還不想改變它,正視它。

區塊鏈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如何在早期時,用保護性的策略,保護性的智能合約讓普通人也能進來。作為一個投資人,像在座各位都是成功的投資人,這些人就應該承擔更大的責任,因為你有了權利,你有了更多的信息,因為你享受了更多的教育,因為你比別人接觸更多的精英和優秀創業者,就應該去保護別人。你投少一點,讓別人也能跟你賺到錢。我覺得國家應該推這樣的制度,媒體應該宣傳這樣的制度。

不能說文明國家也是不允許投資,什么是文明國家,中國不是文明國家嗎。中國保護散戶的決心比美國保護散戶的決心大多了,美國是資本家控制著社會,我們黨還是為老百姓,我們國家也是文明國家,未來我們國家可能比美國還文明呢。

你們沒有見過美國華爾街那幫惡心分子,索羅斯就講金融世界不講道德,金融世界不考慮道德,這就是一個游戲。這樣的話可以堂而皇之對著公眾講,但你賺走了65%的利潤總額,居然說金融世界的人可以不講道德。雖然這個游戲好像是這樣,難道這個事情不能被改變嗎,區塊鏈就是來改變這種不公正的,就是來改變那么多通過金融系統寄生在經濟中的寄生蟲,寄生蟲賺走了那么多的錢。

區塊鏈就是改變如何讓勞動者直接銷售效益,創造價值的消費者直接享受你的效益。并不是你理所當然捐獻給華爾街這幫人,這就是我們要去改變的事情,也是宣揚所謂的正能量。割韭菜不是正能量,只是沒有辦法,因為有太多老百姓想去投機,他為了想發財就亂買幣,結果被人騙了。你少買幣,買一點靠譜的。

(主持人)王峰:買什么最靠譜?

陳偉星:每個人買一點點比特幣,很少一點錢,你就當消費了一個夢想,消費了一個故事。現在這么熱鬧,全世界媒體都在講這個故事,你也是其中的角色,你花1%的錢放在家里看看這個故事今天怎么樣了。實際上這是一個數學游戲,如果每個人都1%的錢買了,美元的全球霸權地位就被干掉了。

舉個例子說明一下美元霸權,我們不說中國,中國有很多錢,我們現在所有美元登記在美國人服務器上,一旦出現沖突它就全停了,利息也不付了,這叫國家安全嗎,這就是霸權之一,這是一個例子。

第二個例子,很多國家欠了美國債,比如蒙古。蒙古有300萬人口欠了148億美元國債,每年要付8億美元國債利息。這8億美元怎么付呢?平均每個蒙古牧民,他們住的是一個布搭起來的蒙古包,他每年要付美國人300多美元的利息。他哪兒賺的錢,要養多少只羊才能把300多美元的利息還掉呢。但是這個美元在美國一分錢一張印出來的錢,可以讓每個蒙古人每年交300多美元,而且每年都在增長,一年必須借新債還舊債。數據也許不正確,大概就是這樣的數據,你們可以網上去查。全世界很多小國家因為別人印了一張紙,甚至現在紙都不印了,計算機里多敲幾個零好了。它通過金融傳導機制,所謂宏觀經濟學家發明了一套如何奴役老百姓的制度,這個就要改變了。

所以十九大報告講,人類社會要解決的矛盾不是日益增長的物質和精神生活需要和生產力發展的矛盾。現在已經改了,現在叫做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與不均衡、不充分發展的矛盾。所以區塊鏈是很講政治的。很多人說區塊鏈不講政治,說王峰那么出名,把他抓起來。區塊鏈是最講政治的,區塊鏈做到的是如何共享,如何讓勞動者獲得收益,如何讓美元霸權,這種靠印錢就能賺利息的制度被改變掉。如何讓貨幣傳導機制成本變得更加低,如何讓交易成本,60%多的利益總額,變成10%的利潤總額,這就是整個社會要考慮的問題。

在座的如果再騙錢,你影響了區塊鏈對很多人的認知,覺得區塊鏈是騙錢的,這就是對整個社會文明進步的侮辱。要干就干真的,來實在的。如何把你的設計,用你的平臺為勞動者創造真正的價值,讓我們投資這樣的公司,這個事情可能會在未來三年內發生。

我們現在能投的,確實騙子很多,像打假聯盟還沒有成立。等打假聯盟成立了,這幾個項目至少被檢查過,正常的,不騙人。大家想買,你有錢,就買一點,沒有關系。比特幣這樣CEO都失蹤,可能死了的,確實是目前能看到全球唯一能成為結算貨幣的,可以買一點點。但是這種高風險的配置的足夠少,金融最終還是要服務實體經濟。如果我們要創業,實體經濟的掌握能力,這是永恒的話題,這不是區塊鏈能改變掉的。真正生產力的提高不是區塊鏈能改變的,區塊鏈只是改變了生產關系,讓該獲得價值的人獲得價值。我的話應該說得很清楚,謝謝。

(主持人)王峰:臺下有多少人了比特幣,能舉手示意嗎?偉星剛才談的觀點,最優質的資產長期持有。難就難在很難判斷,投資者越來越難判斷哪個是好項目,而且他認為這個人可能有背書能力,就提前寫上了。所以剛才偉星提媒體是不是應該有責任,真正跑在最前面,把別人評價中國人做技術,尤其做公鏈真假問題推動一下。

陳偉星:沈波說中國的鏈,因為還沒有發展,再需要半年,中國媒體把一定標準弄出來,也就是防幾個騙子。騙子的水平都不高的,就這么幾個手段。比如我們設計未來每個舉報騙子項目的人,就獎一個比特幣,現在發起一個基金。每個人都捐錢,凡是舉報騙子項目成功的就獎一個比特幣,很快這些項目就會被消滅掉。

(主持人)王峰:這個主意非常不錯,顧總有沒有經歷過被騙的項目。

顧凱:作為一個傳統投資人看項目還是有自己的角度,這一年多我們看到很多鏈的項目,也看了一些幣的項目,大多數都很雷同。因為區塊鏈給我們打開了一個新的方向,有很大的可能性,但是它的底層技術要公開。很多大的方向,大部分人都能想到,甚至趨同,這里存在一個問題,誰最終能夠真正調動資源,有效率的解決問題。在調動資源方面,整合資源方面是一個很核心的能力。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這個能力,并不是一個白皮書描述的故事就一定能實現。

這里我們往前看一點,回顧歷史也能大概觀察一下未來。在比特幣之前,也有很多類似的數字貨幣,但都沒有發展起來,為什么比特幣能發展起來,并把區塊鏈整個大的概念帶動起來呢。我覺得有兩大因素。

第一點,中本聰依托著一個社區。在前面一些中心化的公司,比如瑞波做得很早,04年就開始做,但最終還是比特幣先跑出來,因為它有一個龐大的社區。先有這樣的社區共識,這里有一個機制,這個社區凝聚了有共同價值觀理念的人,我們一起有效率的解決一些社會問題,最終中本聰把它表達出來,形成算法上的共識。經過幾年非常波折的發展,最后達到了這樣的價格,形成市場共識了,所有人都認為比特幣有價值,對標比特幣這些數字貨幣也有價值了,所以現在才成了這么熱鬧的市場,這是一個因素。失去了社區共識,失去算法共識,妄圖用市場共識,用一個價格和幣,想回過去建設社區是非常艱難的。從這個概念來講,我也認為90%以上的幣或者Token會失敗,因為它沒有堅實的社區共識基礎。

第二點,中本聰確實是把人類當成一個集體,他是一個基因突變。他首先揮刀自宮才能成就比特幣的成功,首先他做這個事情并沒有把自己利益放在首位。他真正要解決一個問題,應對08、09年金融危機,解決貨幣中心化控制給人類社會帶來的劇烈波動的問題。他提出基于密碼學,基于分布式技術,點對點的支付方案。他有利他之心、公益之心,最終成就了比特幣,成就了數字貨幣這樣龐大的市場,我覺得比特幣成功應該有這兩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反觀現在大多數項目,我拿了白皮書拿了幣,最終兌成法幣,這就純粹割韭菜的行為。無論從理念上,從技術的角度上都難以成功。

從最終發展方向的觀察,現在包括中心化、去中心化之類的爭論,我們認為最終能夠發展起來的技術路徑還是要有效率的解決某一類型的社會問題。無論采用什么樣的技術,中心化也好,去中心化也好,相對去中心化也好,最終效率會優先于各種概念,幫人類社會解決各種問題。我們認為最終能夠解決的公鏈在大的幾個方向上,有這樣幾個公鏈基本能滿足需求。

做應用我們也在看,過去做虛擬資產的概念,做流通幣的概念換了一下,換成區塊鏈的概念,換成數字貨幣的概念就來找我們談,我們也看到一些。首先問他一個問題,這樣是不是有助于應用場景的落地,有助于提升用戶體驗。目前這種狀態和發幣之后有什么樣的區別,最好還是再思考一下你的業務邏輯。

436357468578

創新谷的創始人朱波

(主持人)王峰:朱波下了很大決心all in區塊鏈,在這個行業也摸爬滾打很多年,原來做技術出身。今年大的形勢從春節之后就是這樣了,現在早晨起來打開朋友圈一般講的熊市都不是A股或者美股了,而是說幣市。那你今年all in進來有沒有感覺到這可能是一個地雷陣?

朱波:其實從去年開始到今天,區塊鏈經過了四個階段。在去年上半年時,項目方只要會吹牛逼就夠了,連白皮書都不要,只要吹個牛逼,放上一個合約地址,別人就把幣給你了,然后上個交易所就結束了。還要有優秀的人站臺,項目落不落地沒有關系。這時候你上去之后,還是能割把韭菜走人。

到了今年年初徐小平老師內部微信發出來,這時候引起了另外一波,大量的人就開始來寫白皮書了,創業者要繼續會吹牛逼,站臺的人要特別牛逼。項目書看起來還要寫得靠譜,這波浪潮上去之后,基本上三點鐘群一起來就告訴所有人了。這里偉星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三點鐘群是一個價值投資的分水嶺,告訴很多人怎么辨別項目好和不好,所以三點鐘群直接導致上去的基本上跌破。因為什么,韭菜都明白了,新韭菜不來,老韭菜發現被割了!

偉星他們起了很大的作用,價值投資的分水嶺。三點鐘群起來之后到現在,基本上就是你所說的熊市,其實我覺得這才是優秀創業者和投資人入場的時候。投機的該走了,想詐騙的也詐不到錢了。去年上半年上的幣到今年基本上99%幣都歸零,剩下的沒有多少。剛才你問我是不是地雷,我說我進來排雷的,告訴大家哪些是雷,你們不能投,現在是真正價值投資的開始。

就像互聯網,當時02年互聯網泡沫破滅之后,大量的公司死亡,還真正孕育出一批后來成為巨頭的公司。區塊鏈短短一年把互聯網的五年都干掉了,而且我覺得區塊鏈的熊市,比現實生活當中的股市來得短,時間更加短。我不知道多久,可能三個月,五個月,半年,我相信區塊鏈還是很性感的。希望大家對區塊鏈還是保持強烈的好奇心,我也贊同偉星剛才講的,花一點錢買一點點幣,這樣的話你可以體會到錢包怎么用,錢怎么轉,會感覺到這里的魅力。

很多時候你只在岸上看,如果沒有跳下去,你永遠只有看。偉星你想過沒有,你這句話說了之后,可能在三點鐘群一播之后,今天晚上很多人都會買一點比特幣了。

陳偉星:每次我買比特幣,第二天都是跌的!

(主持人)王峰:以前是你偷偷買,現在你告訴大家了,不一樣!

朱波:投資方說要漲的時候,就是要跌的時候,因為它要跑。比特幣今天是去中心化的,所以陳偉星講的沒用,大部分人是看漲。

(主持人)王峰:偉星剛才說了要搞一點反欺詐,媒體去曝光,你是靠什么排雷呢?

朱波:我們通過技術手段把每個項目方在區塊鏈里的持幣量都分清楚,到底有沒有這么多,是自己和自己對打,還是正兒八經有那么多人在里面。在4月8號的時候,我會發布第一個報告,就是看看區塊鏈里面真正項目到底有多少是活著的,到底多少是死的,到底多少才是優秀的項目,現在我們已經在分析了。

908978988

達晨創投董事總經理高洪慶

(主持人)王峰:按照這個趨勢的話,很有可能今年整個熊市一直這么熊下去,那你做好了心理準備了嗎,和去年不一樣。

高洪慶:其實我覺得任何行業都一樣,太陽底下也沒有什么新鮮事。無論是人類人性本質東西是不會變的,佛陀講了一句話,人性三毒,貪嗔癡。我一直不知道貪嗔癡怎么理解,后來這兩天我悟出來了。什么是貪,太喜歡自己喜歡的東西。什么是嗔,太討厭自己討厭的東西。什么叫癡,不知道自己喜歡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討厭什么,這就是貪嗔癡。

人類記憶只有7秒鐘,可能比金魚還要短,人也是健忘的。我想起2015年在O2O最瘋狂的時候,我說過這么一句話,90%以上的O2O公司都會死掉。后來一個記者說,他認為95%以上都會死掉。

在今天這樣一個時代,我覺得評價任何一家公司它的價值是什么,一定有它的底層投資邏輯。我的底層投資邏輯從來沒有變,無論是區塊鏈還是什么最新的技術,一定要符合三點,任何一家創業公司都要符合。第一,它有沒有真正的創造客戶價值;第二,有沒有提高效率;第三,這家公司有沒有核心壁壘。投資任何行業,這是永遠不變的投資邏輯。在2015年時有一句話,騙子太多,傻子不夠用。剛才王峰也問,國外是好壞之分,中國是真假之分。其實騙子永遠都是存在的,騙子也知道自己是騙子,但你不要忘了,很多騙子謊話說多了之后,他自己會感動自己的!

任何時候我們都要尊重常識,要回歸本質,他究竟有沒有創造客戶價值。這里一定有很多人是打造ICO的,這個不是商業模式創新也不是技術創新,可能就是一種極致創新。在這個行業里很多時候貪婪的人也會恐懼,恐懼的人也會貪婪。任何時候每個人的風險偏好不一樣,對于我們這樣的投資人而言還是堅持自己的獨立思考精神,只投在我認知范圍之內的事情。

現在我能看到的大勢是什么,在整個區塊鏈行業一個很大的趨勢。如果一個很大的金礦,我挖不了礦,就在旁邊賣賣礦泉水,一些服務性的行業能夠看得懂。總體而言在任何時候,資本市場無論是哪個圈,無論是哪個行業,無論是哪一種投資人,投資的本質不會變。以前講“二八效應”,現在講“一九效應”,以前講20%的人賺了80%的錢,現在可能是10%的人賺了90%的錢,甚至5%的人賺了95%的錢。大家都認為有些行業是機會時,我認為一定不是機會。大家都認為這個行業能賺很多錢時,我認為一定賺不了更多錢。

行業最需要的是尊重常識,最需要的是獨立思考精神。在其它論壇上我可以侃侃而談,在這里我是鄙視鏈的下游,因為我沒有投這方面的很多案例。這個行業才剛剛開始,區塊鏈這樣顛覆性的商業模式也好,顛覆性的技術也好剛剛才開始。在任何時候投資一個行業,你獨立思考了,一定會投出偉大的案例,就像偉星自己創造了一個快的一樣!

(主持人)王峰:說的非常好,理性的面對投資機會。有一次我和李開復老師吃飯,他問我投資的體會是什么,我說投資似乎比創業還緊張。后來他手下談了一個觀點,實際上幫別人管錢壓力更大。創業,我們失敗了再來一次還是好漢。但投資一失敗了,沒有LP再給你錢讓你做了。真正做十年二十年的投資者很了不起,陳斌,你今年怎么看區塊鏈行業。今年已經跑到熊市上,好的投資者永遠看到投資的交易機會,你在今年會有什么打算,或者什么行動?

陳斌:主持人的問題非常好,很認真的一個問題。其實搞投資的人,像我們做了幾十年投資,每三五年都會有一波令你狂喜的,激動人心的項目。剛才高總也提到O2O,其實每隔三五年都會有。只不過專業搞投資的人,每次高潮來的時候你都會很冷靜。就像在座的很多女同胞回憶自己十幾歲談戀愛時,假如那些小伙子瘋狂追求你時,你要想他講的話大部分都是假的,或者大部分都是不算數的話。在座很多女同胞回憶一下最早談戀愛時,那些小伙子在你旁邊每天蠢蠢欲動,每天纏著你的講的話都是這樣的。

如何看待區塊鏈這波浪潮,有幾點和大家分享。

第一點,從投資角度來說,保持比較冷靜的態度。這里面機會是非常大,冷靜并不是不去投資。就像三五年前投石墨烯材料,非常熱鬧。區塊鏈出來的時候,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為什么區塊鏈會這么熱,它明明是數字碼農的活,現在都可以和高大上技術套在一起。其實很多技術社區帶來了交流溝通的平臺,它的影響力一下子就起來了。我認為區塊鏈熱很重要一個原理,它是雌雄同體的東西。為什么雌雄同體呢,我們搞投資人角度來說一級市場、二級市場,一般來說分得很清楚。但區塊鏈因為有一個交易功能,這個公司很快就可以交易,它一出生就具有這個屬性。

偉星說了很多話。區塊鏈出來為什么大家這么重視,因為它安全,它保密。號稱最安全,最加密的土壤上制造出來天大的笑話,行業交流時大家都認為99%都是泡沫,空的。我兩年前第一次看技術白皮書時,下面的人很小心給我看,說我們搞的都是商業計劃書,怎么整一個技術白皮書。他們說陳總,這個東西很掙錢,非常好。我現在還記得晚上認認真真看了一遍。技術白皮書本質上來說類似于商業計劃書一樣,只不過是技術層面的東西。

我的一個觀點,一個是大家要看好區塊鏈,我一直認為區塊鏈技術對整個金融行業會有非常大的魅力,我一直堅信這一點,大家一定不能錯過這個機會。我相信在區塊鏈產業里面,尤其它的應用領域里肯定會出現阿里巴巴、騰訊這樣偉大的公司,這一點是無可非議。像偉星剛才說的,中國也許利用區塊鏈技術的騰飛,我們超越了美國,超越了全世界,這個騰飛是大概率的,甚至可以說是肯定。

同時對于幣值的東西,大家熱衷于買幣的事情要小心。因為這里太大的虛假,太大的泡沫,可以說一點不著邊的東西。我看了之后和項目經理說,沒有這么多時間看,一點價值感沒有。一個是要看好,充滿信心;另外,還是要客觀冷靜,態度要嚴謹。花精力、花時間在一些具體應用領域。

賽伯樂三年前專門有一個團隊做支付,支付和區塊鏈剛好不謀而合。為什么我們投資了大量支付的公司,都是最快速利用區塊鏈技術改造底層的東西。相信這些公司未來兩三年之后出來都會成為獨角獸的公司,面上面的這種東西要少看,多看一點實在的東西。

陳偉星:補充一點,說區塊鏈是很大的賺錢機會,我覺得這句話是對區塊鏈很大的誤解。我覺得區塊鏈不是一個賺錢的東西,區塊鏈首先是賺幣的東西,進去了不要想出來,這種才是真正理解區塊鏈。你進了區塊鏈的世界,加密貨幣,不要再出來,還是那句話,永不套現,這是真正相信區塊鏈的人。

區塊鏈有兩層,區塊鏈真正的價值是那批永不套現的人,以幣為本位的人才是真正對區塊鏈相信的人。而投機那部分人是大部分,但他定一個價,他提供了流動性,他是有價值的,他是提供了流動性。真正的價值還在于持幣的人,理解區塊鏈的人,你理解未來社會需要持有這樣的加密貨幣,才能夠進行交換。這是第一個點,區塊鏈并不是用來賺錢的,是用來賺幣用的,這有很大的差別。如果是賺錢用的,你一定會套現,套現了就是割了別人的韭菜。

第二,區塊鏈投資,我認為是做不大的。如果投加密貨幣是做不大的,什么意思呢?量子鏈第一次找我的時候,想要融資,我想長得挺帥,人也靠譜,就少投一點,投5%。結果他說不行,只能投0.5%。我傻了,我說這樣不行,投1%。因為他希望非常分散,希望很多人共同共享這個機會。原來我們的股權投資都是投20%,30%,你會發現區塊鏈都是非常分散的。即使像我們名氣很大,很多人想我們投,我們也只能投一點點。如果投很多的話,這個人肯定有問題,他不懂區塊鏈。

我們在每個項目里都賺的很少,它不是賺大錢的機會。而那些工具,比如錢包、交易所,中心化過程中能賺一些錢。未來交易所依然要去中心化的,所以區塊鏈是要把這種賺錢的機會分享給所有人。我們對比傳統的這些,大品牌搶走了所有機會。比如紅杉做得很牛逼,今日資本做得很牛逼,他們就把好項目搶走了,把很多股份搶走了。普通VC就搶不到最好的項目,誰名氣大誰就去拿。所以朱嘯虎要做民生,他名氣大了就能拿到更大的股份。但未來不是這樣的,未來是越分散越賺錢。

股權投資是整個制度保護下讓這些有錢人更容易賺錢,我以前創業那么辛苦就賺這么一點錢。后來發現做投資啥都不用干,就賺那么多錢。華爾街的金融制度都是保護有錢人的,而不是保護勞動者的。區塊鏈是可以改變這樣的現實,這并不公平。所有的中介公司,有一家公司是第一家不通過投行去上市的公司,這是人類第一次不通過投行上市,現在華爾街都慌掉了,交易所開始改革,未來這種中介就會更加少,都是機器人來干。

未來越是好的機會就更加分散,做區塊鏈投資的人就要培養這樣的心態,我們要塑造一個共享社會平臺,投資的項目如何更加共享,塑造一個成功的社會分享平臺,這是區塊鏈想實現的東西。當時我和量子鏈設定,目標三年時間基金會要解散,基金會所有的錢要還給持幣者,人要消失,從此不能再控制量子鏈,要你及早失去CEO。也許三年做不到,五年八年做,這是它的目標。

萬象買了很多幣,我們拼命勸趕緊分散掉。只有越分散,達成的共識越多,共享的體系,信任度越高,這就是區塊鏈的特征。在區塊鏈世界想要賺錢,這個觀念,是這個社會上一次人類文明的啟蒙運動。人類文明上,你如何為別人做出更大的貢獻,作為你第一的自豪感,變成你的樂趣。而并不是單一用金錢來衡量,變成你高人一等,能出人頭地作為第一樂趣,這是一次啟蒙運動,這是一次文明的進步。但未來的社會就應該是這樣的,應該有更多分享的機會。

如果哪天我去投資,我也愿意這么干,可以少投一點,先虧。因為你想做一點貢獻,想被別人認可,那你就犧牲一點。你覺得自己聰明,要讓別人覺得你聰明,別人尊重你,你得花錢買,得有成本。你不能又賺很多錢,又說是獨角獸捧手。這就是我們要打造的社會,當然這是理想的社會。你先觀察這個社會,先買了比特幣,確實比別人的成本更低。你提前進入這個社會,很多人說比特幣沒有價值,憑什么這些屌絲賺那么多錢,很多人持有上萬個比特幣,他們看起來衣著不堪,說話也不懂禮節。就是這些人守護了比特幣,守護到今天我們這么多人坐在這里開會討論。

如寶二爺,他的堅持讓區塊鏈、比特幣這樣有可能改變人類社會的,為人類社會做出巨大文明進化的東西貢獻,理所應當獲得相應的回報。太多老百姓大媽因為看到媒體在說這個東西,都想來賺點錢,你就害了他。多少創業者以為這樣發幣能賺錢,他發了幣,不符合法律規范,不符合信息披露,在說謊,你讓他進來了。這些人會違法,那些人會虧錢,這不是我們這些人來宣揚區塊鏈的初衷,這是要特別強調的。

特別是媒體,不能只是講講這個東西多好。而是要講明白,它到底用來干什么的,而且好的壞的都要講明白,這才是每個創業者應該干的事情。

(主持人)王峰:偉星把區塊鏈,數字貨幣投資的心得再次闡述了。你聽完了覺得偉星就是滿懷激情,充滿夢想的區塊鏈布道者。在大的環節里,我們既要看到未來美好的機會,又要看到眼下熊市目前的困難,更要看到辨別真假項目的方法。也感謝大家一起聆聽在座幾位這么優秀投資者的分享,謝謝大家。

聲明:本文內容轉載自區塊鏈媒體,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广东11选5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