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幣種知識 > 正文

GGT幣(全球金礦幣)是什么?GGT幣交易平臺有哪些?

來源: 互聯網時間:2020-01-17 16:33:35

全球金礦幣Global Gold Token(GGT幣)是在以太坊平臺上發行的一種加密貨幣令牌。Goldlinks 發布的 GGT 或 Global Gold Token 是全球黃金行業區塊鏈社區所有成員在社區中記錄,管理和分發其利益和權利的實用工具令牌。通過 GGT,會員可以享受折扣購買黃金,參與黃金開采投資,項目投票等權利,并分享整個 Goldlinks 項目的未來增長價值。

GGT是Goldlinks社區成員的權益憑證,Goldlinks社區是一個堅信黃金價值,并尋求建立Goldlinks商業生態系統的自治社區,GGT持有者可以通過呈遞或投票提案來塑造Goldlinks生態系統的發展,GGT持有人享有購買金條和采礦折扣投資的特權,以及呈遞或投票的權利,并且可以獲得Goldlinks生態系統的獎勵。

發展路線圖

第一階段:開端

2017年6月項目拉開帷幕

2017年10月完成生態系統設計

2017年12月建立全球團隊

2018年2月完成全球資源整合

2018年3月 發布白皮書

2018年5月 結束全球私募

第二階段:發展

2018年8月 發布GGC,GGC開始用于國際貿易結算

2018年9月 使用GGC從Brink’s金庫兌換回第一批標準實物金條

2018年10月在bitforex交易所上市

2018年11月與蒙古和非洲金礦合作,共同發行GGC

2018年11月與BUMO和Bizkey合作,推動GGC用于消費場景

2018年12月新版官方網站上線

第三階段:拓展

2019年1月 Goldlinks APP上線

2019年3月 Goldlinks被火星財經評為“2018年最具表現力”項目

2019年4月 成立GGC實驗局,開發和測試GGC系統的技術和業務環節

2019年5月 Goldlinks硬錢包正式發售

2019年6月 GGT在全球Top10交易所ZBG上市

Goldlinks發起Unity Fund,投資Goldlinks應用生態圈的項目

2019年7月 品牌戰略升級,官方網站二次更新升級,白皮書發布2.0版本

第四階段:展望

2019年下半年 繼續擴展GGC全球應用場景生態布局

GGC將在交易所上市

GGT將陸續上市更多的全球Top20交易所

計劃啟動Goldlinks公鏈項目

起底資金盤GGT

2019年6月,一個名為GGT的資金盤項目,在幣圈悄然興起。但短短一個月后,GGT便宣告崩盤。項目方集體失聯,強行兌換用戶資產,二級市場幣價暴跌96.1%……投資者因此徹底崩潰。

更令他們震驚的是,GGT早在2018年就已出現。今年,項目方才為GGT引入了資金盤模式。但是,項目方甚至不經手模式設計,這些都是外包團隊干的。后者現在稱,自己同樣是受害者……這種事情在幣圈不是第一起,也不是最后一起。但依然有人前仆后繼。

跑路

7月29日清晨,數字貨幣投資者張克,被一陣急促的微信提示音吵醒。

無數的微信社群與私聊窗口,都在告訴他同一件事——GGT項目“跑路”了。

這一天的早上4點,數字貨幣GGT的理財錢包應用“G-Wallet”,在未經投資者確認的情況下,強制將后者存入的USDT資產兌換為GGT,且兌換價格為每枚0.04USDT,是當時二級市場價格的30倍左右。

這意味著,投資者手上的USDT資產,已變得一文不值。

早在這場噩夢降臨前,GGT在二級市場的幣價表現就一直不盡如人意。

在“強制兌換”事件發生后,GGT更是在二級市場出現了0.0005USDT的歷史最低價,較6月下旬G-Wallet的開盤價格(0.016USDT),暴跌96.8%。

01

7月29日早間,GGT跌至歷史最低點0.0005USDT

那天早上,張克親眼目睹了自己加入的一個個GGT投資者社群,被憤怒的投資者們更名為“GGT維權群”。謾罵之聲持續不斷。

作為大戶投資者,張克曾與GGT項目的人有過數面之緣。他在第一時間聯系了項目方成員的微信,卻發現自己早已被對方拉黑。

也有投資者前往GGT的辦公地點——深圳京基濱河時代4005,試圖尋找項目方。但他們看到的,卻是另一家與GGT無關的企業。大廈物業告訴他們,上一家公司早在一個月前就已搬出大廈。

當時距離GGT的開盤,僅有一個月時間。這意味著,GGT項目方在G-Wallet項目開盤時,就選擇了退租。

投資者們,似乎遭遇了一場早有預謀的人間蒸發。

讓這些投資者們陷入深淵的GGT,到底是一個什么項目?

GGT,是區塊鏈項目Goldlinks發行的數字貨幣。白皮書顯示,這個項目的目標,是打造一個基于區塊鏈的數字黃金體系。

為此,Goldlinks官方發行了兩個數字貨幣。其一為GGC,項目方宣稱,該幣種擁有100%實物黃金儲備,是價格錨定實物黃金的穩定幣;另一幣種即為GGT,官方稱,其價格受“Goldlinks生態”影響,具備“升值潛力”。

在幣圈,Goldlinks前景不明,技術實力有限,一直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項目。但就在今年6月,這一項目如同死灰復燃一般,突然上線了理財錢包產品G-Wallet,再度獲得關注。

官方資料顯示,在G-Wallet平臺,投資者可以存入USDT,并獲得存幣帶來的利息。利息以GGT的形式發放。

根據投資者的定存時間,G-Wallet提供不同的利率。如果定存180天,投資者可以獲得最高一級的日利率——1.2%,其年化收益率高達438%。

image.png

相比挖礦、共振乃至“走路賺錢”等盤圈新模式,GGT的模式毫無新意。但即便這樣,它依然吸引了大量用戶。

死灰復燃

在項目方的運作下,今年6月下旬,被投資者稱作“內盤”(一級市場)的G-Wallet上線。6月底,ZB交易所旗下創新區ZBG上線了GGT,并成為了GGT最主要的二級市場渠道。

作為GGT理財項目的第一批投資者,張克親眼目睹了GGT的興衰。

與傳統區塊鏈項目不同,GGT在宣發上幾乎完全放棄了Meetup、路演、媒體曝光等傳統模式,而是完全潛入地下,在社群用戶之間傳播。

“項目方與許多幣圈投資者社群合作,在社區內發糖果,吸引投資者。”張克稱。

直至今日,網絡上還流傳著大量GGT糖果的領取鏈接。通過它們,投資者曾經可以免費領取888個糖果。6月空投,這些糖果約合人民幣80元。

除此之外,投資者邀請其他用戶領取糖果,曾經可獲得188個糖果的額外獎勵。

作為一個資金盤項目,G-Wallet也沒有放棄拉人頭模式。

官方資料顯示,投資者在推薦8個有效用戶后,可獲得高達15代的返傭獎勵。其中,一級下線可返利25%。即便是15代用戶,也可返利5%。

事實上,GGT早在2018年年初即已上線。在最開始,GGT并沒有引入資金盤模式,而是選擇在日韓等海外地區進行推廣。

直到今年6月,傳銷、資金盤模式橫掃幣圈,GGT才再殺回國內,死灰復燃。

在GGT的官方Medium賬戶“GoldlinksGlobal”上,近半文章均由日語發表。“項目方很早就布局了GGT這一項目。2017年‘9·4’之后,國內ICO不能做了,他們才出走日韓市場。”張克透露。

Goldlinks白皮書顯示,該項目CEO歐陽赟,曾任貴州大數據企業“云上貴州”總裁。公開資料顯示,云上貴州是蘋果iCloud的官方合作伙伴,大股東則是貴州國資委,屬于業界領先企業。

image.png

Goldlinks CEO歐陽赟出席某商業活動

“我們選擇GGT,也是看中了歐陽赟的個人實力。”張克說,“我們覺得像他這樣管理過大公司的人,應該不會赤裸裸地割韭菜。”

然而,GGT的市場表現卻沒有任何亮眼之處。幣夫交易所數據顯示,GGT自2018年年末在該交易所上線后,價格便一路走低。

“我們當初投資GGT,也是因為它曾經到過1.7美元的高價。6月份時,它的價格正值歷史低位。”張克表示,“但沒想到,走了‘模式’路線后,GGT還會一直跌。”

交易所數據顯示,今年6月,GGT推出理財模式后,二級市場幣價仍然持續下跌,但交易量卻出現了顯著增長。

張克猜測,這也許是項目方為了降低GGT的投資門檻,故意砸盤所致。“有小道消息稱,項目方為了彌補日韓早期投資者的損失,還給他們補償了一些幣。”

“模式外包”

在2019年的“模式幣”大潮中,GGT成為了“舊項目嫁接新模式”并死灰復燃的典型案例。然而,GGT背后模式設計的真相,卻讓許多投資者大跌眼鏡。

“殺回國內后,GGT項目方找了三個‘盤圈大佬’,設計了一套資金盤模式。”張克透露,“但這三個人只是‘外包商’,只負責模式設計。后續的運營、操盤,還是項目方自己負責。”

在這三位“盤圈大佬”的策劃下,G-Wallet就此誕生。

“連模式都能外包,這在幣圈還是第一次見。”一位GGT投資者指出。

這位投資者向一本區塊鏈出示了一份項目方內部文件。文件內容涉及GGT內盤(G-Wallet)的定存、鎖倉策略等。

此外,文件指出,項目方應在8月25日前采取“市值管理”手段,確保幣價不低于0.016USDT。文件下方,則出現了一個名為“Mark Y”的簽名。

04

“Mark Y即項目方COO楊永濤。”張克表示。一本區塊鏈聯系到的GGT投資者均指出,G-Wallet即由GGT項目方官方運作。

據多位投資者回憶,與其他資金盤項目不同,GGT項目方十分低調,鮮少有現身社群喊單或提振投資者信心的行為。

而在G-Wallet崩盤后,項目方也選擇直接解散官方社群,并拉黑所有投資者,人間蒸發。

失去了所有可以接觸到項目方的渠道,GGT的投資者們,開始將矛頭對準為GGT策劃模式的三位“盤圈大佬”。

然而,這三位“盤圈大佬”也自稱受害者,并表示同樣被項目方拉黑,無法聯系到對方。

“我自己也是受害者。”三位“盤圈大佬”之一、自稱“許總”的投資者對一本區塊鏈表示,自己也投資了GGT,”損失了近百萬”。

在“許總”看來,項目方最大的問題是:不遵守不破發的承諾,強行兌換用戶資產,并單方面失聯“跑路”。

面對失聯的項目方,“許總”與張克等投資人一起,選擇報案處理。

在許多投資者社群,張克出面號召GGT投資者一起前往經偵報案。“Plustoken操盤手跑到國外都被抓回來了,GGT還想跑到哪?”有投資者在群內附和道。

但令張克意想不到的是,更多的投資者依然心存僥幸,甚至公開號召其他人不要報案。他們擔心,一旦警方介入處理,項目方與投資者之間的矛盾將徹底激化,可能讓他們拿不回投資款。

“很多時候,我都懷疑這些人是項目方雇的‘托’。”張克憤慨地說道。

“從GGT的表現來看,項目方可能根本沒想過操盤、運營項目,只想割一波就走。”深諳盤圈邏輯的投資者譚磊對一本區塊鏈表示。

“盤圈一直有‘369’的說法。”譚磊說,“所謂‘369’,即小盤堅持3個月,中盤6個月,大盤9個月。除此之外,還有一批沒野心、沒良心的盤,隨時都可能跑路。”

從開盤到崩盤,GGT僅用了一個月的時間。而按照平臺規定,GGT的鎖倉期為兩個月。

這意味著,沒有一個投資者從GGT中賺到了錢。

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損失了90%以上的資產。

隨著比特幣等數字貨幣的幣價回暖,資金盤、傳銷幣再次殺入幣圈。

盤圈勢力,正在幣圈風生水起。

但只要是資金盤,就總會有跑路的一天。資金盤大舉殺入幣圈的高潮已至,而它們的崩盤跑路,才剛剛出現。

標簽:

聲明:本文內容綜合整理自網絡,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相關百科知識
广东11选5稳赚技巧